【如果我犯了什么错误,请不要手下留情】

孤独的至尊单身贵族。

【设定不商用可随意取】
补课期间偶尔更新。沉迷雷卡,安雷,雷安的凹凸粉,画渣,没有文风可言一会欢脱一会刀片。

——凌晨三点,夜未眠。——

马上就要开学了要断网
抱歉还欠的点梗我一定会补上的!!!
卡卡生日那天打算发个手书
偷偷放个图透
【虽然我画的丑,但是我不要脸啊!】

天啊我要吹爆官方!海盗卡太好看了!

这张图肝了我四个小时左右累的要死,指绘软件的功能没有sai好超费劲。

【下半身因为太累就懒得画了】

【安卡】风太大你唱什么没听清(上)

*我渴望写沙雕文
*正经文写的好累
*并不明显的青梅竹马
*还债现场 @羽落忧
*ooc预警

安迷修与卡米尔自它三岁就认识了,不知是两家人心有灵犀还是缘分太深,屈指可数的几次搬家两人要么在两隔壁要么在上下楼,又因为卡米尔的家庭缘故直到九岁才有监护人安排家政妇照顾他,所以热情好客的安迷修义不容辞的自居哥哥担当起了照顾卡米尔的责任。
“抱歉我只有雷狮大哥一个长兄。”
九岁后的某一天卡米尔在安迷修面前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说到,使安迷修不禁感慨孩子长大了不听话了,翅膀硬了不认自己了,一种沧桑感油然而生,大学再一次提及时凯莉吐槽到安迷修你这强烈的母性光辉是怎么回事,一副孩子嫁出去了的既视感。
安迷修只得在一旁讪讪的...

最最温柔的so总十周年快乐!
希望下个十周年还能与你相伴!

【雷安】相互埋葬(2)

*ooc预警
*雷安强强
*写的非常烂
*我一开始真的没想到两章都写不完

-你给蓝花浇水红花仍灿烂,你给红花浇水蓝花已枯萎。

两人自那次合作以后也逐渐熟络了起来,从井水不犯河水的泾渭分明到可以半夜打电话骚扰对方,照面互损的熟人。但是也是熟人而以,他们互相也知晓除非委曲求全否则想要成为朋友时间难事。
雷狮的世界里向来容不得别人拘束,他拥有的东西太多,想要的东西也太多。对他而言敌人与拥戴者是数之不尽的,除了卡米尔与他是手足之情愿意为他稍作驻留,其他人他一概不在意,眼前的盟友可以因为下一个目标的利益成为随意弃置的棋子,前几天还互看不顺眼的对手他照样可以用筹码暗地里利用。只不过雷狮不屑于后面的手段,只因为...

【雷安】相互埋葬 (1)

*强强预警
*写着写着发现要预热一章
*还债 @我辣么可爱我不能死
*地下走私党雷狮&情报科特务安

-爱意会促使艳羡,艳羡会使爱意扭曲,扭曲会蒙蔽双眼

安迷修在沙发上屏息凝神,静静的磨砺着自己的五感,除了布料的摩挲声和偶尔发出的锁链碰撞的声响,地下室里安静的诡异,徐徐睁开眼不远处虚掩着的铁门缝隙中投下的几缕昏黄的灯光束是唯一的光源。
安迷修有些愤慨的用力挣脱着生锈的老旧镣铐,窸窸窣窣的金属碰撞声在空旷的地下室回荡,他扬起头闭眼暗自默数着五个数,果不其然门口就立即有一顿骚乱,伴随嘈杂消失与之代替是一个有力的脚步声,稀稀拉拉的闲聊声顿时停下。
他瞟见那个青年挺拔的身躯倚着门框手里提着一瓶啤酒,逆着光脸...

【点梗】欢迎点梗

因为这里没有人点梗似乎就没有什么精力更文,又80粉了,所以欢迎大家点梗。
凹凸雷卡/安卡/雷安。
我英轰爆
接前三个点梗,占tag歉

【安卡】安迷修他根本不会玩游戏


*是的我写后续了
*应该还会写下去
*本章除安卡其余都是友情亲情向
*ooc预警

安迷修侧着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一旁半合眼睑的呼吸均匀的卡米尔。
卡米尔从台上下来就几乎已经吃不消了,倒不是因为场面过于庞大火热,只是他难以承受一排排粉丝的热盼,这让他觉得他不得不也全力以赴。
若是平时的交际活动他也不会如此劳累,只是雷狮也在台上他还没玩的尽兴,卡米尔又怎会允许自己扫兴离场。在卡米尔的脑海里,他永远都要遵守的教条只有一个。
大哥开心,他就开心,大哥不开心,他就让大哥开心。
这就造成了卡米尔频临虚脱边缘的景象,安迷修不禁暗自诅咒起了雷狮那个贪得无厌的混蛋,天知道那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满足,但是他无法否认雷狮确实很在意...

【愚人节】
我才不喜欢卡米尔才不喜欢雷卡才不喜欢凹凸世界
才没有使用素材预警

1 / 5

© 黎梦池塘 | Powered by LOFTER